并联

大概是特定情况下攻受可逆党。目前在MHA圈,偶尔重温其他。沉迷于日轻式吐槽风。想看p站与fanfiction以及AO3的译文……

【转载+小段原创】叶山隼人分析(3)

来源3.知乎(没注册所以不全。)http://www.zhihu.com/question/37083714

【该说不愧是知乎……真的是相当专业深入】

【1】

作者:戴亦舒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37083714/answer/7115137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谢邀

虽然我不知道以叶山为代表的现充组随着剧情深入而发生的形象改变,是渡航一开始就计划好的还是之后临时起意的,但叶山这个人的存在,很好的衬托出了一点,那就是比企谷那些看似有理有据的歪理的局限性。
比企谷从一开始就把叶山放到了自己的对立面。
从动画的前几集,我们追随比企谷的视角看到了一个不知悔改,充满了虚伪与压迫的团体,他们虽然在班级的地位高高在上,但是其实一无是处。
这样的对抗情绪,从他一开始对于由比滨的Bitch的称呼,以及对于叶山The Zone技能的调侃,都能够看得出来。
这时候比企谷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到的,分析到的,想到的。我想大多数人都没觉得有什么错的。
但是,随着故事的进展,我们看到了被一色使唤的团团转的户部,看到了老妈妈一面的三浦,看到了隐藏真实的自己的海老名,也看到了被过去的罪孽所折磨,直至成为了现在回应众人期待的叶山隼人。
比企谷看到了表面上的他们的行为,并加以解构,分析,却不能理解这些行为背后的东西。
人心。
通过叶山的映衬,我们发现了,比企谷也发现了,自己的狭隘。

叶山对比企谷说过,我并不是你所想像的那个好人。
确实不是,纯天然的,却总是却能够回应众人期待的老好人,这世上是不会存在的吧。
能够体察到团体中每个人的微妙心意,并保持住平衡,拥有这样的高超技巧的人,一定对人性的阴暗面有着超出常人的敏感和体会吧。
这一方面,他和比企谷是类似的。
而说实话,他这句话,与其是一句客观的自我评价,还不如说是自我厌恶情绪的泄露。
没几个人能够做的比他好,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拥有这样的温柔。

叶山在留美事件后,对比企谷说,如果比企谷和他在一个小学,或许现在就会不同了。
他在当时对比企谷是抱有劣等感的。
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伪物,小心翼翼维护这份脆弱的人比谁都要清楚。
为了使这份劣等感正当化,我们在折本香织登场的时候,看到了叶山的另一面。
他把比企谷的行为理解成为了自我牺牲,并且无法忍受他人对其的贬低。
他说出了言辞激烈的责备,不是他的风格。
他在焦虑。
看到了如此坚定的践行着自己道路的比企谷,而对自己的道路产生了怀疑。
但是,果然,自己和比企谷的道路是不同的。
我很讨厌你,所以不会照你的做。他这么对比企谷说。
经过了自我怀疑,他看到了另外一条道路,同样的坎坷,看不到终点,但那是他的道路。

「已经被超过不少了呢……我们慢慢跑吧?不好意思,阻止你连霸了。」

我如此提案着,叶山却摇了摇头。他像是做伸展运动似的甩了甩手臂,笑了起来。

「……不了,我会赢的。……那才是我。」

赢下来,回应大家的期待,到最后都扮演好叶山隼人这个角色,才是自己。他这么说道。

叶山渐渐加快了速度,甩下了慢腾腾跑着的我,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而且,我不想输给你。」

留下这么一句话,叶山隼人飞奔了出去。

把我抛在身后,向着远方。

我身上早就没有继续追逐那个背影的力气了,只能站在原地目送他。给出了我所不能给出的答案,让我见到了我不相信的可能性,叶山隼人正在远去。

可恶,这不是超帅气的么。

马拉松是个绝妙的比喻。
而不论何时,叶山隼人都能够顺应期待。

平冢老师,
温柔而又正确的人,这里还有一个。

以上。

【2】

作者:陆小鹿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37083714/answer/7067581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谢邀。

叶山是怎样的人?
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不妨问问自己,是更像会为人处事却一直对此抱有痛苦的叶山?
还是更像会装作犬儒却一直对于自我牺牲有着扭曲欲望的大老师。

我相信大多数人会更像叶山,我也是其中之一,明白如何做人,却一直在痛苦地挣扎。

抛开帅和其他因素,叶山受欢迎的原因在于他令人追随的能力,但他却不想做领袖。
他不愿不明白自己的他人盲目地踏上他的领域,也不愿接受无意义的高中生式爱情。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而他很清楚,这条路必然是孤独的。

所有这些现在簇拥他身边的人,最后都会离开他。他早就知道,也早就接受了这点。

所以他希望自己身边能维持哪怕虚伪的和平,这样,在他彻底孤独之前,他不会被寂寞轻易淹没。

叶山和大老师一样,从不同的角度透彻了世理。区别在于,大老师明白了只要不期待,就没有失望。但他却不明白,伤害不是有人承受了就不会再有人受伤。

叶山明白的是,只要掌握规则,一切都会顺风顺水,但规则外的因素他却无可奈何。他能靠自己的力量度过难关,但却救不了任何人。

他明白这不是自己的能力所限,而是自己就算像大老师一样,也什么都解决不了。

你们以为大老师的方法就能解决问题了吗?能的话,那为什么大老师自己,雪之下和团子都无法释怀?

叶山早就知道,这些根本就解决不叫解决问题,而是在问题上贴了膏药,假装治好了,直到伤口彻底变成重症,反正也是无可奈何。

但他就是出不了手——因为早就看到了最后的结果,他觉得无意义。但这样的叶山,在看到大老师哪怕自爆也要糊上那一剂膏药的时候,被触动了。

他在想,说不定,有可能,也许,能有那么一点点可能,能成功呢?

大老师的做法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但很快,他也发现了,这一样,毫无意义。

大老师又何尝不是呢?只不过他是抱着反正都是一样,做了起码当时不后悔的心态。

而叶山,只能羡慕地看着像傻子却又无比聪明的大老师。

【3】

作者:安可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37083714/answer/7035901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后面附上对 @梁涣回答的反驳

本作男二兼女三。
大帅比,体育和功课都十分突出。
十分受欢迎,是班上现充集团的中心,很会调节气氛。
能够回应他人期待,选择活在他人期待之中。
称自己是虚伪的小丑,回应他人期待是自我满足,认为帮助他人是为了自己能得到帮助,渴望被人拆穿伪善的面具。
能够站在一个比较客观的立场看待八幡的行为,清楚的知道八幡的优缺点,但是受自身思维局限,不能完全理解八幡,也不认可八幡。
对于真物的态度是“不做任何选择”。

但是,叶山的做法真的只有自我满足?他的做法真的是虚伪吗?
叶山又何尝不想要“真物”?八幡考虑过的问题叶山早就考虑过,不想要一无所有的叶山,受约束的叶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守护他的朋友圈。八幡采取的是自暴自弃,消极逃避的方法,叶山采取的是积极入世,尽力而为但世俗的方法。
他只是羡慕着八幡的自我意志,对过去曾伤害过某人感到内疚自责。
和八幡一样想要没有人受伤的世界。他回应大部分人的期待,伤的最深的是他自己,没有自己的选择和自由。

「有时正是因为互相为对方着想,才会无法得到。但不要为此感到悲伤,反而应该感到骄傲。」

他或许是最接近这句话的人。

喜欢着八幡,但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好隐瞒自己的心意对八幡说“我讨厌你”。大概叶山很久没有像这样直白的说出对具体某个人的感情了。(雾)

 

附对梁涣回答的反驳:

①明显看得出确实你很久没看春物了,后面也说你只看到第九卷。很不幸的是第十卷花了大量篇幅描写叶山,第二手记极大可能是叶山的独白,没看过的话是很难从十卷之前进行猜测和分析。

 

②“厉害的人总有一些自我厌恶的借口;偶尔还要和境遇不如自己的人惺惺相惜一把,显得自己能自省、很高尚。”

 

不知道你身边厉害的人是否真的都是这么做作,但是叶山并不是这样的人。叶山的自我厌恶不是借口,同情八幡也不是装作自省和高尚。叶山和八幡的对话都是私底下进行的,叶山不是为了在众人之前装模作样树立形象,直言不讳的对八幡说“我讨厌你”也不是和八幡惺惺相惜。叶山对八幡所说的和手记里写的都是肺腑之言,都是不会轻易讲给他人听的,除了阳乃能看穿叶山之外,叶山真实的想法也就八幡知道。(真爱无疑)

 

③“我高中的时候极热爱《青物》。虽然我连女孩的手都没摸过,但我对春物里的烦恼感同身受,觉得渡胖笔下的人物形象入木三分、情感青涩细腻、大老师每句话都是至理名言。

到了大学再看,感觉淡了很多。因为我看到高三毕业各奔东西之后是什么样子了。从此再也没法带入剧情了,觉得书中男男女女的纠结都有点矫情或者无理取闹。”
看春物一定要趁年轻,对书里的感情纠葛才能感同身受,才能发现大老师的帅团子的纯雪乃的萌。
只是到了大学了,还说自己像大老师这种话,那你还是把脑袋伸过来,我给你上个buff。”

这就提到了春物本身。那春物到底是怎样的小说呢?
渡航: 比起说是我体验过的经历,倒不是说不仅仅是我,这些肯定都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吧?倒不如想问大家“难道没有这样的经历吗”。

渡航: 我并没有特别创作瞄准中高生的题材。如果说恰好对上的话,大概是和我一样世代的人群吧。

----------看了一下给您投票的读者年龄阶层,但中高生的读者也非常的多……
渡航: 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现实和我们那个时代的怀乡之情正好重叠在了一个刚刚好的位置吧。基本上是以谁都曾经历过的事,怀抱着的事情作为基础的作品。所以既有怀念过去的感觉,也会有正好是现在自己感觉的读者存在。我是这么想的。

——比企谷八幡不仅是男性分类排名,连全部角色排名也获得了第一位。
渡:这个国家有病啊(笑)。在「这轻2014」里也说过,我对八幡成为了个受欢迎的角色感到有些心情复杂。我希望大家对八幡的行动和心理进行想象,对他抱着疑问(笑)。由于八幡的行动是在建立在众人的现实的延长线上的,说不定能引起大家的共鸣以及感受到自己的可能性,但我不希望大家以八幡为目标。而八幡自身也在作品中有些许成长了,我希望各位读者也能成为看着八幡说出「我也有这种时期啊……」的大人。

渡航写的目的确实是为了让人产生共鸣,人物塑造鲜明,心理描写细腻而真实。八幡一部分的行为思想也是和现实中的高中生一样,但他只是在现实的延长线上夸张的虚拟人物。渡航是想通过展示出八幡的错误,希望读者能成为看着八幡说出「我也有这种时期啊……」的大人,而不是受八幡错误的误导。不管是高中生或是大学生,不管是否喜欢带入角色,不误读小说的主题才是最重要的。

④“大老师拒绝搅入这种他“鄙弃”的关系之中。然而他本性善良温柔,一直悄悄地关注着那些集体,在关键时刻甚至愿意自爆来成全他们。
(我的另一个答案里具体讲过大老师的自爆)”
现实中存在大老师这样的人吗?

有。

有人喜欢把自己整成悲剧里的英雄,用作践自己的方法成全别人。

然后等着有人来道谢,然后他说,我不是图你道谢。
等着有人可怜他,然后他说,我不需要别人怜悯。

八幡确实是喜欢把自己整成悲剧里的英雄,自认为不会有人真正对他好,别人都是虚伪有目的的,只会用作践自己的方法自爆解决问题。但是八幡的行事原则是为了成全别人?是为了别人的道谢和同情?
八幡在第七卷之前帮助他人是为了完成委托,是为了赢得比赛,是为了把虚伪的东西破坏给人看,自己受了一身伤也没感觉,反正没人关心,在一旁笑着嘲笑这些虚伪,证明着自己的正确。

渡航评论第一季第十二话
http://bbs.saraba1st.com/2b/thread-1120489-1-1.html
在这一集,八幡的行动经常被人认为是自我牺牲,但我个人认为那并不是什么自我牺牲,而是更可怕的什么东西。说到底,他的行动心理中就不存在牺牲的概念。如果没有牺牲、受伤的自觉,八幡的主观就不会认为这是牺牲。所以,能够在客观、俯瞰的场所观察的人,是很重要的。平冢老师作为大人,以及叶山,都是站在与其他角色们不同的视点注视着八幡的行动。

八幡在竹林告白事件的行动理由则不同,不仅是帮助解决委托,更是为了拔团子的旗,维持侍奉部的“伪物”关系。
渡航评论第二季第二话
http://tieba.baidu.com/p/3912288160
不过,如果八幡没有认清自己所处的现状,不论进行了怎样的对话也不会带来那样的结果。跟叶山,户部,或者是海老名都不是很要好的八幡,只是稍微听了一下他们的事,就采取只会损害自己利益的行动,是不可理解的。因此,那不是八幡的温柔,也可以考虑一下作为一种代偿行为的意义。如此想来,果然必须说是傲慢的自我满足。
算上那采用的手段,“你怎么回事啊!”的感觉。

因此后面叶山认为他帮助他人是自我牺牲,是为了别人也能反过来帮助他,才会那么生气,才会想到与某人曾经共有的信念。

⑤聪明的叶山明白大老师的意思,屡次向大老师示好。只是两人都太傲娇,所以做不了朋友。
说我讨厌你是示好?叶山承认自己不如八幡,但是不认可八幡是示好?八幡和叶山也成了傲娇了?

⑥“在现在的我看来,这种自我厌恶是很中二很矫情的。
你叶山再自黑,未来也一定比大老师光明许多。”
雪乃一直追赶着阳乃,认为阳乃和八幡身上有她没有的东西。叶山也是一样。都是缺少“自我”这个东西。雪乃不知道该怎么做,总是在追赶和依赖。叶山的选择是不做任何选择,回应其他人的期待,活在他人期待之中。叶山各方面条件好就一定比八幡幸福,比八幡光明?叶山厌恶自己没有选择,羡慕着八幡的“自我”,希望八幡拆穿他伪善的小丑面具。是既选择回应期待,只能去回应期待,又渴望不去回应期待,被拆穿和看破的矛盾心理。
就如同第二卷八幡说的一样。
不过,我依然相信由比滨结衣的悲伤与温柔都是真实的。”
叶山的温柔和悲伤也是真实的。

⑦最后的最后,
我誓死捍卫各位在评论区骂我的权利,
同样也捍卫我裱人、关闭评论区的权利

。。。。。。

【4】

作者:张嘉成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37083714/answer/7063152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我很喜欢这本小说,很喜欢大老师,很喜欢雪乃和团子。
我觉得叶山和大老师本身就是既相似却又截然相反的存在,如果说大老师是理想的现实主义者,叶山就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这两个人都很善良,都有着渴望的东西,都很帅?!从过去看他们都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受阻,大老师因为太不受欢迎一直被女生拒绝(¯―¯ ),叶山因为太受欢迎导致没处理好人际关系伤害到雪乃??然后大老师决定向后看,只要不产生新的人际关系就不会伤害到自己和他人,叶山则是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处理人际关系,去迎合他人对自己的期望(虽然小时候的故事小说还没写,但是我觉得叶山一定是比过去更加小心的处理人际关系,户部这么没希望追上姬菜的,他都没有直接让他放弃,也是因为叶山的委托的原因大老师才只能自爆来达成叶山所想要的人际关系)随着小说的进展,青春恋爱物语成长的部分中,我个人认为最最重要的就是雪乃,大老师和叶山三人,这里大概就说下大老师和叶山。大老师从不产生新的人际关系从而不会破坏人际关系到选择自己去追求一种人际关系(真物),叶山从迎合他人的他人的期望到自己选择一条道理(文理分科中叶山就不再只是迎合他人的期望,所以大老师让他选择理科他就选择文科去了),所以我相信最后叶山一定是会去选一个女朋友而不只是尽力去做大家的叶山。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里就是因为大家都是好人,所以才特别纠结,希望所有人都能幸福,如果三浦就是个婊子多好,可以把锅全甩她头上。
还有本人从高三开始看这部动画到看小说到现在大三,真的越来越喜欢这部作品,虽然本人到现在还没女票,朋友圈子也不广,老爱看些有点深奥的东西,但本人才不像大老师呢!(๑•̀ㅁ•́๑)✧

【5】

作者:苏浩然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37083714/answer/7069206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大老师真正的灵魂挚友。
叶山是大老师的对立面。他们同样知道自己的能力无法改变周遭的人际关系,同样知道自己的无能与无助。
他们都很痛苦,那是青春的阵痛。
但是他们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
虽然他们都没有选择褪下假面,但是他们选择和不同的人度过青春。
叶山选择了大多数,而大老师选择了少数人。
于是他们的青春从此分歧。叶山由于选择了majority,便不能也没有办法放不下自己的假面,因为放下假面就会失去他们,所以只能与真物渐行渐远。
而大老师选择了与团子与雪乃度过青春。虽然只有三个人,虽然只有空荡的部屋,书,长桌与红茶,虽然只是一段虽然极其不稳定,无比脆弱,三角的,互相舔舐伤口的关系。但是这三个人,在青春的一幕幕中在进步,在慢慢摘下假面露出自己藏匿已久的伤口,在追求真物的路上前进。
所以叶山一开始见到大老师的时候,先是同情与可怜,然后慢慢变得羡慕,最后成为了阻止大老师自我伤害的守护者。
因为叶山发现了所有人的无聊无趣的青春之中,有那么一丝希望之光,这丝光来自于最黑暗的心灵在矢志不渝地追求着幸福与真物的意志,来自于一个“loser”对自我目标,价值与幸福的发掘。所以叶山把自己的希望也寄托在这丝光亮上。
对于大老师,他找到了自己痛苦地追求幸福过程当中的坚实的后盾;对于叶山,他却为自己表面光鲜实则灰暗的青春当中找到了要拼尽全力守护的存在。
一个是在黑暗中拼尽全力追求光明,一个是在黑暗中拼尽全力守护在黑暗中追求光明的人。




......只可惜他们都是男的啊卧槽!要是叶山是女生这个故事不知道有多甜啊卧槽!
唉。这就是青学的魅力吧。

 ———————————————————————————————————

 

其实我觉得吧,两人之间若有一位是妹子,春物成为少女小说便是毋庸置疑的2333

以上,便是转载的全部内容。希望对诸位增进对于叶山隼人这个角色的了解有所帮助。

虽然某种程度上也只是虚妄的自我满足吧。

还是感谢能阅读至此的诸位的支持。

【转载+小段原创】叶山隼人分析(2)

来源2.轻之国论坛交流部https://www.lightnovel.cn/thread-593340-1-1.html

(1)

叶山隼人并不虚伪,只是他不愿意用大老师的方法罢了。
叶山在帮助留美时用的方法确实不当,不过那是因为他只有这种方法,要是他会用大老师的偏激做法,他还是现充叶山吗?
【叶山慢慢的张开了口。
    “可能、只能让留美酱自己和大家谈谈了。设置这样一个机会。”
    “可是,要是这么做了的话,大概留美酱会被大家怪罪的……”
    虽然由比滨低着眼这么说了,叶山还是不死心。
    “那,就一个一个的谈。“
“同样的哦。即使在当时一脸和善,在背地理还会再来的。女孩子比叶山君想的要可怕的多呢”
    海老名同学有些后怕的搭话道。哪怕是叶山也无话可说了。】
他并不是虚伪,只是没有理解现实的可怕,世界的严厉。
【“……这么做不是也不能解决问题吗”
    的确如叶山所说。这并非正解。这是错误的我了然于心。
    “不过,可以将问题化解。”
    我抬起头,叶山从正面注视着我的眼瞳。因为是过于直接的视线我慌张的移开了眼睛。
    不过,我没有说错。
    如果怀抱着人际关系的苦恼的话,将那人际关系本身破坏就不会再有苦恼了。负的连锁也会从根源切断。这样就够了。“不能逃避”什么的只是强者的思考方式。强求这种事情的世界才是有问题的。
    “我没有错,错的是世界”什么的虽然听上去像是借口,但这本身就错了。错的总是自己什么的,才不会有这种事情。社会也好,世间也好,周围也好,不论是谁都经常会出错。
    如果没有人肯定的话,我来肯定。
    叶山一直死死地盯着我,却在不经意之间破颜了。】
可见,其实大老师的做法实际上也没有解决问题,而叶山又怎么可能会想到这种方法?
他为什么想帮留美?
【“是叶山吗?吵醒你了?”
    “没,只是有些睡不着。”
    嘛,让他做了那种事肯定不会做什么好梦的吧。就连在一旁的阴影中看着我的心情都不太好。
    “不好意思啊,让你当了次坏人。”
    “没关系的。心情本身倒不是那么差。只是稍微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以前,同样的光景发生在眼前却无能为力的事情”
    既非自嘲也非哀怨,叶山好像怀念一样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不过毫无疑问,叶山也经历过类似的事,不是他假装温柔,而是本就如此。
【也许我在此时才真正正确地认识到这个名为叶山隼人的存在,就像叶山正确的认识到了名为比企谷八幡的存在一样。
    这并不仅仅是夹杂着温柔,而且还是在哪里蕴藏着强烈苛责的声音。                         
    这份话语中毫无虚假——我能直接感受到。】
''不仅仅是温柔''而且''毫无虚假'',这就是叶山。
至于相模那一卷,更明显了。不是大老师的错,也不是叶山的错,而是相模的错。
''装成一副老好人,不去责问相模,不愿做他人怨恨的事,不去从根本上去解决问题'',他并没有假装,而是因为他不想破坏现在的关系,就算相模做错了,毕竟是一个高中生又不是什么大错误,你能要求相模怎么样,又能要求叶山怎么样?
''“明明唯独你我不想拜托的呐……”''这是因为叶山知道大老师的性格,在第四卷里叶山曾经说过,就算这样我和你也成为不了朋友吧。明显,叶山本来就不太认同大老师的做法,但又承认自己什么的做不到。
最后还用怜惜的眼光去看大老师也是因为大老师靠自爆解决问题,叶山看出了他性格的可悲
他是靠别人才保住了身边的关系,不过大老师擅自做到这个地步,能不让人生气?要不是叶山提前拜托,恐怕都着急上火打上去了。
叶山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到别人的痛苦之上我是没看到,只看到了大老师把别人的快乐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之上。
我承认,叶山的确是一个无法让人喜爱的人,不过不至于这么愤慨。而大老师也不见得那么正确,只是两个人截然不同。戏言里说的好,要想杀人就必须有被杀的觉悟。这里也一样,大老师不在意暴露出自己的缺点,也能看透别人的丑陋。
而叶山只是一个不晓得世界的残酷的现充,即使曾经被打击过,也没有吸取教训。

(2)

叶山不是没有为八幡说过话,但结果别人也只会说“叶山真是温柔啊”

相模那回叶山也没有什么可指责的地方
如果说相模为了自己的虚荣给大家添了麻烦是恶的话,只是为了自己的痛快而出口伤人就是一样性质的事,相比之下就只有叶山以保护相模为目的的行动是善了
如果要让八幡的行动不只是“为了自己的痛快”而达到保护相模的本意的话,也必须要叶山的行动配合才能成立
无论如何,叶山有什么错?

至于第七卷,他既要维护团体的和睦又要关心八幡,还能够怎么做?为了团体的和睦而去拜托八幡是自私的,那么为了自己心中的安宁不去拜托侍奉部让户部受伤难道不是伪善?
在第七卷中,叶山和八幡的立场是一样的,只是多了一个需要关心的人——八幡,而已

叶山不比八幡更加自私,只是温柔的方式不同


果青物让人舒服的地方就是不会去塑造反派,把每个角色都当做人来理解来关怀,总喜欢把错推给特定的几个“反派”的人会不习惯吧,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

(3)【貌似是个相当温柔可爱的妹子】

「他总爱把自己摆在最安全的地方,装作一副乐于助人的样子,明明无法拯救任何人,却总是一副我想帮助你却爱莫能助的样子」这里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认同呢。
并不是总爱把自己摆在最安全的地方,而是站在他的立场有他自己能得到的答案和应该作出的选择。
对与叶山接触过的大部分人来说,他是个闪闪发亮的人。相貌出众,成绩优秀,为人温柔。是相关圈子的核心。被其它人依靠着,亲近着。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叶山所需要背负的,束缚自己的事物也更多了吧。
有时候,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相对的,犯错的可能性也就愈大。
正因为太优秀,所以一旦做出了什么不好的行径,旁人产生的敌意和不认同感也会随之放大。

就像大老师所说的,
「完美的人其存在本身就是凶器。
  正因如此,和他相处,近似于某种程度的拷问。
  所谓比任何人都要优秀,都要优异,就是无论你愿或不愿,都不得不意识到自己卑劣、不足的部分。
  所以,如果要说叶山隼人的缺点的话,就是其存在本身。」
然而,通过几卷的认知,叶山隼人其实并非是个完美的人。他也会自私,也会苦恼。会犹豫不决,会去拜托大老师来解决问题。也会说出让比企古八幡想揍他的话。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和错误。
但,即使如此,叶山隼人的优点和所作出的努力是不能忽视的吧。
不是装作一副乐于助人的样子。而是想要以他的方式去拯救谁。即使,这样的方式并不适用于所有人,也得不到一个让所有人都幸福的答案。可,这样难道不也是一种温柔吗。
想要维系起一个圈子,是需要付出相应的努力和心意的。人格魅力的形成,也不是天生就会有的。
即使是天才,也需要去面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与苦恼。这样走过来的叶山,也以自己的方式拯救着谁吧。

如同文化祭那次,大老师所说的,
「叶山,你是个帅气又善良的家伙真是太好了。
  在那时不发火就不是叶山隼人了。
  叶山,你是个有谁在你眼前被伤害就绝不会坐视不管的男人真是太好了。你是个无法饶恕伤害他人者的男人真是太好了。」
大老师也是看见了属于叶山隼人的温柔,才会在那种紧迫的时刻选择那样的解决方法吧。
这是那两个人的温柔所碰撞出来的,全新的结果。

至于你所说的,
「明明知道到大老师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不去向所有人认真去解释?还让大老师背负一切的责难,他难道不心虚吗?」
大概因为,叶山隼人也是可以看见比企古八幡的想法的吧。正因为看见了,所以没办法去解释。
要是解释了的话,比企古八幡的做法不就没意义了吗。而且,如果要说解释,雪之下雪乃也可以解释的,为什么她也不解释?不正是因为叶山和雪之下都认可了比企谷八幡的做法所得到的结果吗。即使,比企谷八幡的做法并没有被认可。但,所得到的结果是可以认可的。
就像雪之下所说的,
「如果结果是好的,那么就可以被原谅。」
只是这样,呢。

至于「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行为」这点,
我只能说,每一个人每一个人,有谁的幸福不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人类都是自私的。
你得到了一些东西,就必然有人失去了一些东西。你在笑的时候,或许有人正在哭。
弱肉强食。至少是现在,一直都适用的法则。
虽然,我是这么说的。
不过,即使如此。即使如此,我想也是有的。怀着着温柔,善良,美好的心意的人。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坚持着自己的正义。会为了别人的幸福而努力。会为了自己给别人的痛苦而悲伤。
因为知道自己的不足而去变得更加优秀。因为知道自己的错误而去寻求正确。一点一点地前进着。即使流下再多泪水也绝不背弃自己。
这样的人,也是有的。
如果真的怀有美好的心意,那么为之努力就好了。
尽力不再给别人造成更大的伤害,坚持这份美好。或许总有一天,是可以握住什么东西的。
至少我,是愿意这样相信的。

(4)【论证能力MAX的现实派】

叶山这个人应该说是天性如此吧,说他虚伪可能不太妥当,毕竟从一开始就可以知道了,他看待问题都是直接从正面去看待的,就算评价其他人,他也是从积极方向去定义的,所以由此可以看出他其实并非爱把自己放在最安全的位置,而是性格,至于乐于助人这一点我觉得应该是比较真实的,只不过是方法跟八幡不同而已

至于他能不能拯救别人,这就牵扯到他的能力问题了,我认为他是有拯救别人的能力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站在现充组的中心吧,仅仅依靠他的容姿和伪装的话明显是不可能的,其中必定会有相应的能力作为支撑,否则不消片刻他就会被赶下现充组领导者的位置了,毕竟领导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哦,既能时刻展现自己阳光的一面,同时又要处理和平衡现充组内部的各种关系,就这点而言他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从小说到目前为止的各种事件来看,他确实没有解决几件像样的事件,只能说是生不逢时吧,也就是说他的方法不适合处理,或者说他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事情,八幡说过叶山的方法都是“勇往直前”的,这个比喻还是挺形象的,从正面去迎难而上,这就是叶山的勇者派做法,而这样的做法遇到过于坚硬的问题时,反而会无能为力哦,这也怪不得叶山嘛,毕竟人家说白了只是个17岁的孩子,要求太高未免也太严格了吧

话说你也提到相模南的事件了,确实相模南迟迟不到会场有错,不过在那个时间点,在众人的眼里,在大环境看来恶语相向的明显只有八幡一个人,而且相模又是一个女孩子,同时又处在一个相对弱势的位置上,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叶山也只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否则就不是叶山了,而且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八幡做错了,仅凭叶山一人之力实在无力回天的,这点也无法过于强求吧

至于第七卷这件事,还是蛮难定义的,虽然叶山确实有利用侍奉部的嫌疑,不过出发点是想保住现充组这个团体,确实利用别人的行为是不好的,但是至少他也知道要对自己的团体负责,从这点来看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吧,而且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做法不对,心理也极度矛盾,想必这次委托他也是斟酌过的,最后得出的结论应该就是为了保住现充组而不得不利用侍奉部了吧,所以说叶山自己也并非全身而退哦,他自己肯定也不止一次的斥责过自身了,接下来就期待叶山的改变吧,我相信他会改变的

(5)【嗯】

说叶山自私我认为太片面了,在不同人眼里人的行为意义是不同的就像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举个例子士郎期望成为保护他人的英雄于是有了红A,红A拯救了很多人对于被救者他们感谢红A那么没被拯救的就会怨恨他,一种行为在不同角度看总是不一样的,而且叶山也是想要帮他人的只是他做不到罢了,他无法像大老师一样用这种他认为错误的方式帮助他人,用哲学的一句话世界观决定方法论,很明显身为现充的叶山和孤零零的大老师世界观绝对不同,一个是相信人性本善一个是认为人性本恶,一般情况下在我们不知道内情的情况下我们也只会像大老师的同学们厌弃他毕竟他做的事和我们的价值观不同(牢骚一下:就一般论而言人总是这样自以为是他人做的事和自己的想法不同就会嫌弃认为他人错误,然而却又迷信权威,太别扭了),当我们深层次的了解大老师的想法后我们才会为大老师抱不平,因为书是以大老师的视角写得我们才会了解大老师的自我牺牲,但如果不是呢?
比如说鲁鲁修吧如果我们不了解他,在末尾我们也只会认为又是一个为了统治世界的疯子,了解的深度会改变我们的看法,了解的角度也会改变我们的看法,与其在这批评叶山不如再深层次地去了解叶山得到一个全面客观的叶山。

(6)

我第一次看小说,就大概想,比起主角,叶山该更被人误解吧。纯粹的希望大家都好,只要站在那里就自然成为人群的焦点,女生倾慕他,男生依靠他,甚至三人组为了和他一起去实习,还发生了群消息诋毁事件。这样的人在现实中存在了的话可能这样受欢迎么?其实想想,现实也不会有大老师这样,上到高中居然能被所有人所厌恶不屑来往的。作者营造了叶山这样一个圣母体质的人物,大概也只是相对男主做更强烈的对比吧,毕竟我读到现在,也确实感觉到叶山也在真正为男主而烦恼。留美事件中河边对男主发火,学园祭时在房顶激烈得组织男主发言,户部告白失败后,也说了“我就是因此才绝对不想拜托你”这样的话。所以没必要黑叶山,希望周围都好,大家都好的叶山,不也就只是个做着好梦的孩子吗?

(7)【…虽然渡航先生的本意并不是塑造超人八幡啦,而且八幡也蛮认同叶山的其实…】

无法认同楼主的观点啊。
我们不能以上帝视角,或者说以渡航,以八幡的视角来评论叶山这个人。

“他总爱把自己摆在最安全的地方,装作一副乐于助人的样子,明明无法拯救任何人,却总是一副我想帮助你却爱莫能助的样子,把一切都推给大老师,让他成为替罪羔羊。

在第七卷中,虚伪的他解决不了户部和海老原之间的关系,只好向大老师求助,却还好意思说出“明明唯独你我不想拜托的呐……”这种话,只知道利用大老师的温柔。最后还用怜惜的眼光去看大老师,你这混蛋有什么资格去做这种事,明明靠伤害他人才能保全了自己周围关系的家伙,凭什么还要去做这种可耻的事。”

叶山除第七卷外基本上未拜托过大老师。前六卷一直是大老师主动行动。
可以说前六卷的行为都是八幡咎由自取。因为他认为这样做是最好的或者说最合适的方法,所以他去做了。前六卷我们看到的是八幡一个人完全展现自我的舞台。
而第七卷,叶山拜托八幡也是因为自己对这种状况的无能为力,而接受与否,选择权在八幡手上。叶山并没有任何强迫八幡的言行。只是认为如果是八幡的话一定可以有解决办法,虽然知道不可能是什么好办法。但是为了团体的和谐叶山也只能拜托八幡了。
这也是叶山最为人所诟病的一幕。因为自己而伤害他人真的那么不能被原谅么?且不说叶山不知道八幡会用如此过激的方法来解决事件,就算知道我也无法批评他。因为他也仅仅只是个普通人。只是前六卷过于塑造叶山现充的形象而对其能力有了过高的评价,在第七卷中叶山彻底的变成了无能为力的普通人。只能过向八幡寻求帮助,而导致了后来的结果。
只能说在群体与八幡之间他选择了自己的群体,而没有选择八幡。
而我无法如此苛刻的评价他。因为人总是以自我利益为重,很难做到大公无私。
当自己群体即将分崩离析需要牺牲一个关系并不是很好的认识的人的时候,我相信我会选择自己的群体。
人都是自私的。



关于明明无法拯救任何人这一点。我们是作为读者作为局外人,当一件事你没有去做的时候你无法知道你是否能够做到。
而以叶山来说帮助他人是他想要做的。当你真心的想帮助一个人的时候你想的不是到底要不要帮助他,能不能帮到他。而是怎样帮助他!叶山是已经以帮助他人为前提而展开行动的,只是结果证明他失败了而已。而不是所谓的爱莫能助。

“在第四卷鹤见留美事件中他也是装成一幅阳光的样子,明明早知道他的做法只会伤害人,却一直露出一副温柔体贴的样子,结果还是靠大老师的主意才解决了问题。

在第六卷即使中看到雪乃因为相模南偷懒,把所有工作都推卸给她,因而累的受不了的样子,依然装成一副老好人,不去责问相模,不愿做他人怨恨的事,不去从根本上去解决问题,这样的温柔无法帮助任何人。”

关于鹤见留美事件我无法认同,叶山处于的是一个团结友爱,一群人打打闹闹的圈子。无法像八幡一样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当被八幡指出问题严重性的时候,叶山因为完全没有处理过类似事情的经验。而只能选择【正确】的做法。

而关于相摸偷懒事件,我只能说叶山没有去指责相摸的立场。作为无关人员的叶山他无法插手管理执行委员会之间的事。
而且当事态发展严重的时候叶山也无法找到合适的办法。是直接去指责相摸,大骂一顿?然后让所有的执行委员们回来工作。
还是心平气和的与执行委员们一个个做工作,让他们执行公务?



凭心而论,如果我遇见了这样的事件我也会采用类似的方法,因为我们只是个普通人我们无法看到事件背面所隐藏的东西。
而渡航则正是用可以看出事件背面的八幡来描写青春的另一面。这也才有 了我们看到的春物。

“在寻找相模事件中他也是扮演着受害人朋友的角色,做错的人他不去责难,作对的人他却看不起。他不是很温柔吗?明明知道到大老师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不去向所有人认真去解释?还让大老师背负一切的责难,他难道不心虚吗?”

楼主知道温柔的做法与正确的做法嘛?春物里一直强调的一点。当温柔与正确对立时我们该怎么做?

当时相摸被自我厌恶,与失败的伤心所笼罩。如果位于种姓顶端的叶山也指责他的话,那么相摸很有可能会崩溃
到那时后果就不可预料了,是相摸再次逃跑,还是相摸彻底的自暴自弃都不是叶山想看到的。
而八幡也说了,他的方法只有在叶山这种人在的时候才有用,如果在指责相摸的同时没有可以让相摸寻找安慰的角落的话,
情况也会陷入僵局。所以八幡选择了【正确】的方法。

叶山仅仅只是随处可见的热心的普通人。而不是像八幡这种【超人】

(8)【总结性评论,中肯】

个人实在是很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多人对叶山有这么大的怨念。就我看来叶山作为一个现充的做法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第一,就叶山只是温柔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这一点我无法认同。要知道,青物的主角是大老师,所以说我们能看到的叶山只是跟大老师有交集的叶山。而什么时候叶山会跟大老师有交集,大部分都是叶山团体遇到自身无法解决的问题的时候。因此就算是叶山解决了很多团体间的问题,但是跟大老师无关,于是就不会在青物中出现(这句话略有脑补成分,但我认为离现实也不会太远),就像前面有一位所提到的,如果叶山只是长相不错+八面琳珑而没有实际能力的话,是不可能成为团体的中心(或者说是顶级种姓)的。
第二,关于说为什么叶山不采取像大老师一样的做法来解决问题。原因就像前面有一位所提到的,就是因为大老师知道叶山会这么做才采取了自爆自己的方法,说白了就是大老师唱黑脸,叶山唱红脸罢了。都唱红脸固然不对,但都唱黑脸也不见得对。
最后就是关于是叶山单纯不知道黑暗面(也有说叶山虚伪的)。为什么一个人了解了现实的黑暗就一定要采取黑暗的做法呢(比如说像大老师的做法)?个人觉得如果一个人在了解了黑暗面后继续坚持正面,阳光的做法反而会更令人有好感(本来想用尊敬的,但是想了想没有到达那个程度就换成了有好感)。
以上。

(9)【个人感觉没有叶山,读者对大老师的好感度就算不直线下降也难以稳步上升】

总而言之,叶山是个好人,这是作者借大老师之口钦点的,什么叶山腹黑啊,阴谋论啊的言论都是不负责任的,而在此基础上,虽然叶山在这本书中并没有解决过什么问题,但是以他的性格,我相信他在书没有写到的地方肯定是帮助过许多其他人的,所以他才能被大多数人认可,要知道别人不是傻子。之所以觉得叶山无能,只是因为作者必须要衬托出大老师才行,事实上大多数事情仅凭温柔或牺牲是解决不了的,也要依靠平时的人望之类的,期待之后大老师和叶山能够共同解决问题。

(10)【实际上我也蛮向往叶山的。】

我同意叶山是个接近现实的人,我看出他内心既希望帮助别人,但也存在着自私一面。
现比较大老师,叶山更适合生活在三次元,而且是个让人想和他在一起的存在。但是这是小说,所以才让大老师真正的想法让我们知道。不然我们在现实中会觉得大老师是个悲观厌世的宅男吧。
虽然我自己也是个宅男,不过在现实中我还是憧憬好像叶山一样活着,虽然你们觉得虚伪。
不过在现实中如果像大老师那种扭曲的性格的话,是绝对不会像小说里又得到两大美女的欢心,又可以用自己办法去解决问题。这是不现实的啊。因为我知道如果像大老师那样活在现实,结果只会是一个灰色的校园生活,哪有什么侍奉部。哪有什么校花和你一起在顶嘴闹脾气,哪有这么多问题让你解决。只会落得被同学嘲笑,女生远离,老师冷眼的存在而已。现实就是需要面具。
所以虽然叶山的处世之道是真假交织在一起,可是这种人才能在当今社会过得十分滋润。大老师只是一个被小说特殊化处理的存在而已,我希望各位可以认真看待叶山的处世之道的优点。

(11)

感覺LZ有先入為主的成份。葉山的性格是溫柔,行動的出發點是「不想傷到任何人」,如果可以,葉山也不會希望傷到大老師。但是他沒有辦法,總有一方要受傷,在權衡之下只能選擇大老師,始終大老師知道如何解決,也是樂於解決的人,對整個群體而言這也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因為受傷程度可減至最低。如果那種心態也被解讀為自私,對葉山很不公平,求得最佳結果也要被嫌,到底是想怎樣呢?即使是換作大老師,在不自我犧牲的前提下,也不見得會得到比這個更好的解決方法。這也是為什麼葉山說:其實我一開始也不想找你(指大老師)。 ﹣﹣﹣ 因為我不想看到你受傷,可是我沒有辦法,即使是當一個罪人,我也要貫徹最大的溫柔。 從這點看來葉山並沒有錯,會覺得葉山錯是因為有人把自
己代入到大老師去了。因為受傷的是「我」,所以葉山錯了。

天下沒有聖人,葉山不是,大老師也不是,甚至可以說,真正看透的人應該是葉山:因為大老師只會用傷害自己的方法去解決問題,葉山卻處於團體中心,他所顧慮的是全部人,是一個整體這也是為什麼葉山能當領袖,而大老師不行的原因。不是說大老師是個失敗者,葉山和大老師是一個對比,他們各自有優缺點,也有各自解決不到的事。擅自把一邊奉為神對另一位角色而言不是一件好事。

 


【转载+小段原创】叶山隼人分析(1)

最近工口看太多,快要忘掉原作了,于是前来挽一下尊,顺便谈谈人生。(反了吧喂)

 

自春物第7卷汉化普及起众网友对于叶山可以说是群起而攻之。嘛虽然到了几年后的现在诸位随着渡航老师的节奏逐渐冷静下来,但我对于某些大老师真理论和叶山阴谋论还是感到无可奈何的蛋疼。(在大老师吧逛一圈回来犹为如此)【跟第一次逛xq意外了解到圈里自家cp粉前仆后继罄竹难书的黑历史一般程度的蛋疼。

首先声明,我对于叶山的个人感觉是比较不错的。其中首屈一指的原因是,叶山意外的,是个好人。(而且是有点接近于老好人级别的,想让大家都得到幸福的人)

毕竟我个人身边的现充基本都是1.只是想要妹子基友呼风唤雨2.刻意掌握此项与生俱来超群绝伦的技能并向光明世界的未来迈进(笑)。叶山在此之前是真的怀着【自己的做法即使不能让阳光普及大地,也能让众生得到不同程度上的“救赎”】之类的信念进行各项外交的。

不是不谙世事,反而是明白世间运转的规则,才更认为有这样行动的必要。基本就是,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尽力挽救少数派的状况。

大老师也坦言过“有条件的话也想成为叶山”。虽然叶山是作为大老师对立面所塑造出来推动剧情的人物,但两人的思想在本质上却有着许多异曲同工之妙。就那啥,正复为奇,善复为妖吧。从上帝视觉来看,就只是两人生活哲学理念的相驳而已,没啥好坏之谈。美学与美学之间的碰撞之类的。(笑)

 

其次声明非春学研究者只是围观群众所以不会有总结XD

就只是在摘录从四面八方搜罗来的关于叶山隼人的评价而已。

 

侵删,侵删,侵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只知道知乎一般注明原ID可搬运,贴吧和论坛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立即侵删(90°鞠躬)毕竟是摘录多人观点,觉得不放比较好?】

每一段代表一位层主的观点。

18000字(左右)长篇分析,分3大来源出处(其他地方没精力去找了……)觉得没有耐心的请自行右上角。【但是至少请看看知乎部分,有谈到渡航老师的主题思想把握】

(除知乎部分外有适当加重观点表现效果)

————————————————————————————————————————————

来源1.百度贴吧http://tieba.baidu.com/p/2315011466?pn=1

(1)

“重要的事物,是无法替代的。失去了无可替代的事物,就无法再次取得。
我现在已经无法再责备叶山的卑鄙。也不能再嘲笑他的软弱。
哪怕不跨出一步是正解也无所谓。就算安逸地浸泡在温水之中也无所谓。
对他们所得出的答案能够否定的话,说不出来。”


这是原文的一部分 大老师都自认没资格说他 
我们哪有资格说叶山云云呢
就结果来说大老师选择了一样的路 还顺带甩了结衣

叶山根本没打算利用大老师....
当事人也说了“明明唯独你我不想拜托的呐……”
再怎麼说这两人注定是一对基友 别小看海老名那腐烂的眼睛啊

(2)【最后一段深得我心】

我觉得叶山隼人这种人在现实中还是蛮多的,家里有钱,没遇到过什么挫折,心态自然也比较平和,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估计也没什么变化,成绩优秀,长相英俊,这种现充现实中还是有的。正如在小说中一样,正常女生都会喜欢换这种人帅哥。别看打老师有他自己的一套,可这种人在现实中总归是被孤立、抛弃的一方,正如现实中的闷骚男一样,这种人不认真接触的话,你不会懂他的,是属于异类的存在。雪之下之所以会喜欢大老师,那是因为雪之下内心也不正常,长期生活在自己的姐姐的阴影之下,而且一直比不过自己的姐姐,加上从小就受到孤立之类的,虽然成绩好,能力强,但这种人不属于社会人士
总而言之,叶山这人是不错的,我宁愿这个社会都是叶山这种人。当然了,这个社会总归需要有人去堵枪子、总要有人去牺牲、总要有人受到孤立。各种性格的人对这个社会都是有必要的,人是万物的尺度,孰优孰劣只是你站的阶级角度不同。

(3)【事实】

那只是因为大老师都用自爆式去解决问题,相较下在人群间周旋的叶山才显得有心机。

(4)

看了几个楼中楼,我得到了以下结论。
楼主讨厌叶山是因为楼主只是从大老师的角度考虑问题,还没有大老师的胸怀和心机。同样原因也适用在相模南身上。

如果把自己带入到叶山角度就可以发现,对叶山来说,他只能这么做。作为中心人物,他一定不能动。

至于相模,我只能说可以理解,同情。

大老师的问题在于,他总是接下正常方法解决不了的问题,最后没办法只好自爆。当然也可能大老师只会自爆,露营的时候,用叶山,到底也是去自爆。

用自爆去解决他人的问题,我很钦佩。但如果是我,我就根本不会接下这样的事情。可能是教育的原因吧,自己的利益永远在第一位。

(继层主评论区)

楼主看问题的角度根本就错了吧。。。。叶山和大老师根本就不是敌我关系啊。。。。楼主在现实生活中会这么随便树敌吗。。。。虽然随后两个人可能因为雪之下对立。。。。不过也不是这个时候的事啊。。。。

如果把班级比作国家,那叶山就是这个国家的名义元首。看看女王,天皇和教宗就知道,叶山是绝对不能去做任何事的。他大概想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就是自爆去,但是他不能做,也不想让别人做。所以他赌在雪之下和大老师身上,希望他们有别的办法。结果他们也没有,大老师就去自爆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我,我就不会接下这个事。但是大老师毕竟是大老师。他宁可自爆也要帮别人。1.这是自愿的。2.叶山并不想让大老师这么干。你看第六卷的结尾,叶山最后还是问了:“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

的确如此。但叶山来拜托大老师可不是让他自爆去的。况且,大老师这家伙一点适可而止的概念都没有。。。用正常方法解决不了就说做不到咯。。。。非要去自爆去,,,,

要明白,不是朋友的人,也不一定就非得是敌人。。。。

(5)【虽然言辞有过激之嫌但是与我观点(从上帝视觉,或者说根本从作品主题出发)蛮相符。话说这人不允许关注啊……】

 

我只能说你没看懂春物。

特么还真有人把大老师当正义当王道了?大老师从来就没说自己正义和王道。叶山是想拯救包括大老师在内的所有人,但是大老师没有自救的愿望所以每次叶山看大老师都是一种悲哀的感觉。换句话说,叶山就像废萌轻小说中的男主,大老师就像废萌轻小说里傲娇女主,根本不领情,不断伤害自己,得不到拯救。

大老师伤害自己是孤独的行为,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大老师因为自卑就毫不在意的不断伤害自己,但是就像老师说的那样,这样伤害自己只会让关心你的人也受伤,第七卷就是把这个给点明了。

这本小说就他妈写给孤独者,自卑者的物语,自卑扭曲的人也能拯救别人,也能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处。这也是一种YY,所以别扯什么叶山是拿来黑别的轻小说的男主,如果说孤独者注定无法成为温柔,强大的男主,那么就在孤独的这条路上走到黑吧,大老师给了我们这样一种可能。一种同样是扭曲但是梦般美好而又触手可及的道路。

大老师从头到尾都是羡慕叶山,只是自卑如此的他难以认为自己也能像叶山一样,你们把大老师的羡慕对象都黑出翔然后口口声声说力挺大老师,这是打大老师的脸吗?

(6)

正常来说,现充黄毛平常的做法才是“正确的”,现充和大老师各自的局限与无奈的对比也是个看点,大老师并非不会这一套,只是洁癖也好创伤也好,他不会这么做,自爆终究是左道,如果黄毛做主角的话,大老师只是个主角的基友兼宿敌,孤僻、别扭但又有独特魅力的反派罢了。这样一来,黄毛就变成为了伙伴不惜借助左道,还牺牲了基友才维系了关系圈,有大局观的好男人,嘛,毕竟主角欠人气反派人情这种事情多的是。

(7)【是我现在心态XD】

啊。原来13年叶山这么不受大众待见啊